打压中国光伏,美国把自己搞虚脱了

  据彭博社报道,今年6月以来,美国海关已扣留了多达3吉瓦的进口光伏组件;到今年年底,预计将有多达9至12吉瓦的光伏组件被阻止进入美国市场。报道称,这表明美国的涉疆法案正在对贸易流动产生重大影响;美国与中国的光伏贸易中断,可能会减缓美国可再生能源产业的扩张。

  美国近来频频拿光伏做文章,打压中国光伏产业,其结果是让美国光伏产业屡遭波折,美国能源转型目标屡遭质疑,让自己陷入窘境。

  动作不断

  今年以来,美国的“光伏焦虑”不断加重,一面通过立法和贸易保护手段,加大对中国光伏企业的排挤、打压;一面提出财政补贴方案,扩大美国国内光伏产能。

  3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启动调查,以防止中国光伏企业通过在东南亚组装产品来规避关税进入美国市场。据美国清洁能源协会数据,美国当前约80%的太阳能电池板来自这4个东南亚国家。

  6月21日,美国所谓“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开始生效。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依据该法案,以中国新疆地区存在所谓“强迫劳动”为由,禁止进口新疆相关的任何产品,多家中国光伏企业被列入禁令名单。

  通过给中国设卡,美国想重振“本土制造”。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6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援引《国防生产法》,宣布扩大本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试图在2024年之前将光伏产能提高两倍。同时,拜登还指示联邦政府增加购买美国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和清洁技术产品。

  8月16日,拜登签署《削减通胀法案》,以财政激励和补贴的形式扶持新能源产业发展。该法案将为美国国内的太阳能组件生产、清洁电力设施建设及储能技术发展等相关活动提供新的税收抵免。韩国《亚洲日报》援引分析称,这一法案是美国继《芯片和科学法案》之后,将中国排除在供应链之外的又一次尝试。

  美国对打压中国光伏早有谋划。2011年11月,美国商务部以“中国光伏企业向美国市场非法倾销多晶硅光伏电池、中国政府向中国企业提供包括供应链补贴、设置贸易壁垒等非法补贴”为由,宣布对中国输美太阳能电池(板)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开启对中国光伏产品的贸易限制措施。

  2017年5月,美国宣布对全球光伏电池及组件发起“201”调查。由于中国光伏产能约占全球80%,该调查被指主要针对中国。2018年1月,美国确认在“双反”税率的基础上增加“201关税”,税率30%,此后4年每年递减5%,每年有2.5吉瓦的光伏电池及组件拥有豁免权。今年2月,美国再次宣布延长该项关税。

  2017年8月,美国宣布对中国企业发起“301调查”,并在2018年6月宣布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的产品进行征收25%的关税,其中包括逆变器、接线盒、背板、铝线框等几乎全产业链产品。至今,美国仍未取消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措施及“201”“301”关税。

  供求失衡

  今年3月,美国宣布对东南亚四国实施调查后,美国光伏产业随即遭遇震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来自市场和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美国“太阳能行业陷入恐慌”。另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当月,数百个大型太阳能项目被搁置。一个由21名参议员组成的两党团体致信拜登政府,呼吁迅速解决这个问题。参议员们写道:“行业调查表明,83%的美国太阳能公司收到了取消或延迟面板供应的通知。”“如果不加以解决,切断面板和电池的供应可能导致超过10万个美国工作岗位的流失,其中包括约1.8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

  面对本土光伏产业大面积停滞,6月6日,美国不得已宣布对从东南亚四国进口的光伏组件给予24个月的关税豁免。

  “美国针对东南亚四国的关税调查不了了之,恰恰说明当前美国没有把中国排挤出全球光伏产业链而独立运转的能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崔守军对本报记者说,当前,美国对中国光伏产品高度依赖,与中国切断供应链联系不具备现实条件。

  据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今年7月公布的数据,当前,中国光伏组件产量全球占比超过3/4,累计装机容量稳居世界第一。

  “中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光伏市场,主导着全球光伏供应链。”彭博社报道称,“中国新疆地区是太阳能供应链的枢纽。新疆拥有多家大型工业硅和多晶硅生产商,这是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关键材料。”

  然而,美国急于改变这一状况,执意推动涉疆法案,使美国光伏产业再遭沉重打击。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和研究公司Wood Mackenzie日前发布的报告指出,二季度,美国太阳能装机容量为4.6吉瓦,同比下降12%。今年全年,美国太阳能装机量预计为15.7吉瓦,为201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美国针对中国光伏企业及产品施加的贸易限制措施及对新疆所谓“强迫劳动”的指控,今年和明年,美国太阳能项目开发商都将难以获得充足的太阳能设备供应。这将导致他们难以获得《削减通胀法案》规定的新补贴。报告称,美国太阳能项目开发商对当前的发展状况感到悲观。

  “美国执意打压中国光伏产业,暴露了美国对失去新能源领域霸主地位的焦虑。美国一方面想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另一方面希望重振美国光伏产业,但供应链事实不容忽视。美国光伏组件的50%以上都要依赖中国或中国企业在海外的生产基地,美国自给能力只占其出货量的14%。”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对本报记者说,“美国光伏供给能力与需求严重失衡,打击中国光伏并不能给美国带来利益,反使其产业难以为继。同时,抬高的光伏产品价格还会转移至美国光伏进口商及消费者身上,最终会影响美国新能源经济的效率和发展前景。”

  自吞苦果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深陷高通胀和化石能源价格上涨泥沼。推动清洁能源发展,成为白宫关注的焦点。

  去年4月,拜登政府宣布其应对气候变化目标,承诺到2030年前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一半,到2035年实现电力行业零排放。然而,该目标近期遭到美媒和分析机构的普遍质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美国在光伏贸易政策上的“倒退”,威胁了拜登政府的气候目标,即到2030年将全球变暖的排放量减少一半。美国必须从2022年到2030年每年安装约50吉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容量,才能使这一目标步入正轨,而今年的数据并未达到预期。

  彭博社称,今年前5个月,美国太阳能设备进口量下降了16%。报道援引分析机构的预测称,美国今年全年太阳能装机量将比2021年下降14%。

  美国能源信息署在8月初发布的报告中表示,由于供应链限制等原因造成的延误,美国原计划的太阳能新增装机容量目前只完成了不到一半。

  “美国单方面打压中国光伏产业,对美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崔守军指出,近期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对包括412家光伏企业在内的600多家清洁能源企业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如果切断和中国的联系,美国太阳能行业的23万雇员及1万家企业将会承受不利后果。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北半球极端高温干旱天气敲响气候变化警钟。应对气候变化、发展清洁能源产业的紧迫性再次提升。当前,中国积极推动光伏产业发展,中国光伏产品近年来加速出口欧洲、东南亚等地区,其中,欧洲成为中国光伏出口的最主要市场。从实际贸易结果来看,中国光伏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并不高。

  “美国光伏产业面临一个两难选择。一方面,拜登政府支持应对气候变化,发展光伏产业是其实现低碳能源转型的重中之重。这必然要求美国提升光伏产能。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的光伏产能远远不足,无法实现其国内需求。在国际供给上,美国不得不依赖中国市场。屠新泉分析,“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打压中国光伏产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记者:林子涵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