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四川共话石窟寺保护:与岁月竞速 留住文化遗产

  中新网四川安岳8月20日电 题:专家学者四川共话石窟寺保护:与岁月竞速留住文化遗产

  记者岳依桐

  “我在大足石刻工作了40多年,大半辈子不过岁月长河中的沧海一粟。但看到造像的面容正逐渐模糊,我深刻感受到对部分石窟寺开展抢救性保护的重要性。”20日,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研究员黎方银在四川安岳感慨,石窟寺保护就是与岁月竞速、与大自然博弈。

  由国家文物局指导,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主办的“石窟寺保护学术研讨会”,于18日至21日在此间举行。百余名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为石窟寺保护“把脉问诊”。

  国家文物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中国共有石窟寺2155处,摩崖造像3831处,共计5986处。由于石质文物的特性,风化、微生物、水侵蚀等病害长期以来对文物本体造成影响。

  近年来,中国官方陆续印发《关于加强石窟寺保护利用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国石窟寺考古中长期计划(2021-2035年)》《“十四五”石窟寺保护利用专项规划》等。为留住石窟寺文化遗产,业界正“争分夺秒”。

  “文物都有生命周期,在逐渐‘衰老’,我们要做的就是延缓这一过程,并努力寻求永久保留的科学方法。”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孙华看来,石窟保护的基础是石窟考古,详实的考古报告能为石窟寺保护、管理、利用奠定基石,“还要在保护理念、技术方面不断完善、突破。”

  同时,孙华提出应加强中小型石窟寺保护研究力度的建议。他认为,由于点多面广,通常位于乡野,相较于敦煌石窟、乐山大佛等大型石窟,此类石窟寺的公众关注度稍显不足。“大像的变化可能不太明显,但是一些中小石窟的变化肉眼可见,留住它们也是留住文化的关键。”

  对此,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白彬也有同感。他说,川渝地区石窟寺文物点位数量位居中国第一,且多为中小型石窟。自2011年起,自己便带领团队在安岳县开展石窟调查,进行考古测绘。“很多石窟都是红砂岩材质,易风化,每到一个点位,我都有种紧迫感,时间不等人。”

  白彬告诉记者,除了保护文物本体外,还需通过文字、图片、拓片、线图、三维扫描等方式,全方位保留造像的大小、题材、时代、价值等信息,为每一尊造像留下“身份证”。“通过科学保护可以延长文物寿命,但留下永不会消失的数据信息,也是文物保护的关键。”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指出,四川石窟寺覆盖除攀枝花市以外的20个市州,营造历史延续长、融入民众生活深,且造像形态多元、文化表达丰富。中小型石窟的价值不可忽略,依托四川石窟寺保护研究院,当地正不断加大对中小型石窟寺保护利用工作的力度。

  唐飞表示,针对石窟寺的地理位置特性,四川正摸索将石窟寺保护作为社区生活或者农村生活的一部分,以此充分实现石窟寺的保护利用。另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正配合四川省文物局实施“数字四川石窟”行动,开展重要石窟寺壁画、彩塑、雕像、洞窟、摩崖石刻等数字化工作,做好中小石窟寺基础性数字化工作,建立四川石窟寺数字资源库,加强区域性石窟寺数字资源管理和共享。(完)

相关